闵相寻う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双玄/22h】唱此生

祝各位教师节快乐呐,贺文请收下。

低声部主力贺玄X总领唱师青玄

私设如山,ooc致歉

文中出现的曲目歌谱除送别外全是儿歌,因为儿歌的调很单纯也有很动听的。并且青玄的声音很适合唱干净纯洁的儿歌

小盆友早恋系列

————分界线————

“so do do re mi so do la so la do do re mi……”

他的声音很好听,十几岁的男孩有着很清脆干净的嗓音,单纯利落没有任何修饰,是在为自己唱歌,也是在为声乐献生。

窗外天空是蔚蓝的,白色的云错落有致地镶嵌在蓝色之中,阳光把天照亮了,唯有清风吹过树枝发出的沙沙声,那棵大树上富有生机的鸟鸣声和能完美融合进窗外声音中的只有一个人的歌声。学校坐落在一条寂静小巷里,好像除了学生来上学,这条小巷便无人问津,这样也好,也无人打扰着这片刻的悦耳动听。

乐谱也是用纸做的,都是淡黄色的每一页都有墨香气的纸。可乐谱却有声音,跳动的音符记录着每一个旋律,待某人将它唱出此声,让此生永恒。

“mi la so la do la so la so mi so mi do mi re do do”

调子简单,谁都能一唱就会,但一曲罢了也会意犹未尽,男孩坐在窗边一遍一遍重复着,结尾的尾音更像是开头的前奏,循环着歌唱着,声音越唱越干净越唱越觉得单纯。师青玄早就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会这首曲子的,虽然乐谱中有,但还是不认为自己认真学过,可能是哪一天收音机里放着歌,自己哼过几遍就会了。他不爱唱词,唱词的音律感觉不如唱谱那般有意境,是音符组成的歌,就该由音符记录它们的旋律。



师青玄知道,自己喜欢唱歌很大原因是因为自己对声乐有天赋。哥哥就是市小提琴冠军,虽然不明白哥哥为什么学音乐,但能知道他很喜欢小提琴吧。可自己学声乐到底是为了什么?说不出原因来,是因为老师说自己适合唱歌,还是因为自己喜欢唱歌……或者音乐本身就是种魅力?

年纪才十一二岁小的男孩子最喜欢钻牛角尖了,凡事都要想出个为什么来,口里还唱着调,思绪却早已不知飞到哪去了。

唱歌能让人放松是真的,但现在可是周末,却还要花时间来教室里练习,自然会感到不快。还好现在已经入秋了,清风拂过脸颊,凉快又惬意,少了夏天的那种烦躁感。今天相对来说让人舒服不少了。

是不是来得还是太早了啊,其他人都没来。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一人的歌声在回荡,单纯但也太单薄,清脆但又感觉太脆弱。

“so do do re mi so do la so la do do re mi”

师青玄喝了几口水继续唱道,一会停了下来还真

有点不太适应。

一声开门声打破了和谐的歌声,让曲子有了个结尾。

门口站着一个跟师青玄差不多大的男孩,衣着简单,穿着黑色的衬衫。好像是因为自己打扰了这份和谐和动听而感到满眼歉意。

师青玄在合唱团待四年了,性格好又喜欢交友,团里的每个人他都认识,并且跟高声部主唱的谢怜关系特别好,可现在站在门口的那人自己却从没见过,也不认识。

“你是新来的吗?”

空荡的教室将他的声音放大了不少,显得这声问候有点唐突。可那人却不在意。

他点点头,看看教室,像打探一般地走了进去,顺手还不忘把门关上。

“啊!新来的啊,我们这里已经好久没有新来的了,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有人走了也没补上,现在人都好少好少了。”师青玄搬了个凳子放在自己旁边,让他坐下。

“……”

师青玄是个自来熟,对谁都可以叽叽喳喳个不停,更何况刚刚等好久没有一人来,这时来个新人,话自然是要更多了。

那男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只好点点头示意。

“诶,你是哪个声部的啊。”

“低声部。”

贺玄坐下,他的声音路线跟师青玄走的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听上去成熟稳重了不少,且还富有磁性。

“哇塞这么巧!我们低声部的主力刚刚才走诶,哦对,你叫什么?我是师青玄,就是老师的师,青色的青,玄武的玄。”

他絮叨了这么多才想起来自我介绍,话题猛地转了个弧度,却没有任何突兀的感觉。

这也是小男孩的一种魅力吧。

“贺玄。”

他倒是没有做过的介绍,只吐露了一个名字罢了。

“啊!是跟我一样的玄字吗?好巧好巧诶。”

“嗯。”

“诶你知道吗,我们这个新来的老师超凶的诶,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的……”

外面依然是树枝的沙沙声,还有鸟叫声。清早一切都是那么的舒服和惬意,而融合在这里的,是两个人的声音,互相配合着,填补着,单纯又清脆,温柔又干净。

“mi la so la do la so la so mi so mi do mi re do do……”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长大也不过一眨眼间,一下子两个夏天都过去了。

师青玄在合唱团里一下子就坚持了六年下来,嗓音变化极大,练唱的歌曲的风格也变了个样。干净且悠扬,单纯且丰富,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真的有一年自己会唱《送别》 这种悲伤的歌,况且这歌还是送给自己。

依然不明白学音乐的意义是什么,只是很明白自己还会继续学下去,但也并非什么都不为。

“诶贺玄,你说啊人为什么要唱这么悲伤的歌啊,好听好像是挺好听的,但唱着唱着就要哭出来,这么折磨自己有什么意思啊。”

也就两年,俩男孩都成少年了,明明一样大,贺玄却还比师青玄高出半个头。

“悲伤的歌有的多了。”但那人依然不太爱说话。好在师青玄早早就习惯了。

“所以说啊,一首不就够了吗,弄那么多一定要别人哭得稀里哗啦的才高兴吗?”

师青玄练这首歌的时候的确是哭了好几次了,当然都是在唱完的时候哭,要是在毕业晚会那天展览的时候,边唱边哭,那可就不太美观了啊。

“也就你哭了,这里本来也没几个人哭的。”贺玄说话从来不给面子,向来一针见血拆人台。

“你你你,哭了怎么了,我也控制不住,眼泪它明明是自己往下掉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哭。”其实他比谁都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哭,很简单因为要离开某人了吧。

贺玄嘴角微微上勾了一下,又马上恢复原状,可任谁都能从他眼睛里找到他笑过的痕迹。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可我知道啊。

毕业典礼那天果然来了,离彼此分别的时间就只剩下几分钟了,这几分钟就是要唱那首歌的时候。

师青玄站在最中间,贺玄就在他斜后方一点。

少年悠扬动听的声音唱离别歌也依然好听,干净利落,剩下的几个音委婉了一点,让人意犹未尽。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随后,其他人的声音便从后方发出。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师青玄能很清楚的听到贺玄的声音,低声部的声音小又低,虽然只是给高声部当个衬托,使曲子变得更加丰富饱满而已,但他依然听的真切,听的鼻子一酸。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离别多。”

曲终人散,歌声停了,唯有几滴泪滴在地上,发出滴答声,礼堂外依然阳光明媚,有清风吹过树枝发出的沙沙声,那棵大树上的鸟鸣声,只是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那歌声融入在这片和谐和动听之中了。



“la la so la la do mi re mi so mi so la……”

师青玄指着黑板,示范着唱着,他也才十八九岁的声音还是那般清脆干净,单纯简单。

同样还是一个教室,却变化了不少,装修的漂亮了不少,但师青玄还是能回忆起之前教室简简单单空空荡荡的样子。

窗外的阳光不知疲倦,清风也不知道绕学校跑了多少圈,鸟儿前前后后不知换了几代。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份和谐和悦耳。

“牛儿还在山坡上吃草,放牛的却不知去哪里了……”

这好像也是一首悲伤的歌,叙述着一个悲伤的事,可调子很清脆。曲子的情感原来跟歌词也有很大的关系啊。

也难怪悲伤的歌有的是呢。

只不过不会哭了。

教室坐着的有男孩有女孩,小孩子的声音最好听了,单纯干净的童声是对声乐美的享受。

办公室里只有师青玄一个人,今天早上正好没课,无聊地转着笔哼着歌打发着时间。

“so do do re mi so do la so la do do re mi……”

办公室的窗外不是大树而是那条巷子的小道,静谧的小道中,早餐店还开着门,但大家买早饭时间过了,也就没几个人了。

听领导说今天会来一个新的指挥合唱团的老师也不知道是谁,可自己却总是会认为是那个人。

但愿真有一首曲子,一种歌声能陪自己唱此声,唱此生。

一声开门声,打断了歌声。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衣着简单,穿着黑色的衬衫。

“你是新来的吗?”

“嗯是的。”

阳光透过云层在树荫里摇晃着几个光点,有人走动的声音,鸟鸣声从来都不单调相似,夏天多了燥热也多了蝉鸣。

“so do do re mi so do la so la do do re mi……”

幸有一人唱出此声,伴君此生

————

终于写完了!祝大家教师节快乐,中秋节快乐呐

因为手机打不了谱,所以打发音了,而且低八度跟高八度的没法打,但出现的谱都是歌,要曲子可以发呐




醉梦——一枕春秋《醉流年》有感

晚了好几个月的春秋生贺鸭,因为实在没素材了,就码个文评鸭,而且彩虹屁吹上天的那种,而且有些想法可能跟您也不同,甚至可能会有种文章都没看懂的感觉,希望春秋大大不要嫌弃,还请我冒昧艾特一下您 @一枕春秋 

————分界线————

刚认识春秋的时候是看众cp认识的,那时候就觉得春秋大大的脑洞很让人佩服,而且文字里有一种一看就能让人开心的魅力在,可能这也是您说自己写不好的刀子的原因扒。


谷戚这对cp是我人味很难写的一对。首先是戚容的性格,戚公子的性格让人很难捉摸,他吃人肉,说他是恶人吧,但他最后还护住了谷子,说他是善吧,他也害过不少人。但是春秋大大却能将他摸的很准,他的性格得看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场景地方,这是我看了春秋的文才明白的,更何况原文里谷子还是个小孩子,春秋却能把他写活,写的有血有肉。


刚开始看春秋的醉流年取的年代和时期让我眼前一亮,想必您一定看过的时期的不少书查过不少资料。

这个年代的背景跟题材是很少有人写的,因为它不像原著向那样直接好接受,也不像现pa那样简单人人都了解。应该也会有人想写过,而春秋大大去尝试了。而且我觉得尝试的很成功,我觉得写的很好的文。


最后那句贵妃醉酒到底是醉了唱戏人还是听戏的有心人,真快看哭了。

两人都醉的彻底,在爱河中的人就跟醉了的人一样。

假如梦醒了就不醉了,假如不醉了就会看清凡尘,为何不一直做着醉梦,沉浸在双方之中呢?



一起加油哇


央祺:

  有人在我们心头点燃了一盏灯,在黑暗里,我们沿着灯火飞扬、星河滚烫,行向远方。
 
………………
墨家教师节24h产粮活动宣传!!以下为活动人员名单~
 
总策划:木槿陌上
宣传图:团团  @一只长团团
审核:小亮亮&苏糯漓  @小亮亮吖  @苏糯漓.
……
【00:00】 二爷   君梅   @苏二爷在线讨打.
【01:00】 团团   忘羡   @一只长团团
【02:00】 千碧顷  怜戚   @千碧顷
【03:00】 苑思啊柠  风情    @苑思柠檬茶
【04:00】 时何   权引   @时·周更·何
【05:00】 春秋   裴水   @一枕春秋
【06:00】 路玄情   厄若    @路玄情
【07:00】 阮清沨   花怜  @阮清沨
【08:00】 木槿陌上   双玄
【09:00】 卿歌   冰秋  @是卿歌啊
【10:00】 央祺   垣九  @央祺
【11:00】 苏糯漓   忘羡  @苏糯漓.
【12:00】 曦微寒   忘羡
【13:00】 小亮亮   君梅  @小亮亮吖
【14:00】 桖楹   冰萧  @闵相寻う
【15:00】 时何   橡皮章  @时·周更·何
【16:00】 七柒   冰秋  @七柒
【17:00】 苏糯漓   薛晓  @苏糯漓.
【18:00】 香香   君梅  @香
【19:00】 莞秋   晓薛  @青姌
【20:00】 阮清沨   冰秋  @阮清沨
【21:00】 桖楹   双玄  @闵相寻う
【22:00】 莞秋   曦澄  @青姌
【23:00】 苏靖宇   追凌  @苏靖宇.
 
以下彩蛋掉落~
【彩蛋】 路玄情   冰秋忘羡花怜  @路玄情
 
………………
大部分是萌新,多多支持一下(♡˙︶˙♡)
由于我太蠢了,有些太太艾特不到,所以到时候到tag里看文哈
ps:有的参加活动的太太写的是蟹脚,看好cp再吃粮哦~

(墨香众cp)当小受被人表白了

虽然之前说过不想多写众cp了,但咕了这么长时间,其他文一点头绪都没有,还是写篇沙雕众cp调解缓一下吧(其实就是为了拯救我那可怜的五百多个粉丝……再不更真的要掉没了)

emmmm一个很老很老的梗了……如果如有雷同就是巧合,但原写手大大看不顺眼可以私信我,我会删的。

学业繁忙所以写的少了,请多多包涵吧,等假期周末有时间再写多点补偿吧。

不废话了开始吧


————分界线————

「冰秋」


A:“沈峰主,我喜欢你。”


沈清秋摇扇捂脸道:“呃……这位姑娘……我觉得我们……”


话还没说完,自家哭包眼里早已布满晶莹的泪花:“师尊……”

沈清秋马上转过身来:“我又没说什么你先别哭啊……”


A表示无语并且马上走人,因为她好像是除了沈清秋以外第二个见到狂拽吊炸天的混世魔王掉眼泪嘤嘤嘤。


“师尊嘤嘤嘤……”


“咳咳乖,我也没答应是不是。”




「忘羡」


B:“魏公子,我喜欢你。”


魏远道一惊,展现出他对女人情商贼高的一面:“啊……那可真是太巧了,我觉得我们……”


二嫂话依然没说完,蓝忘机不善言辞,愤怒摘抹额。


魏无羡语气僵硬的说完后面的话:“我觉得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抄家规……?”


B看了看蓝忘机,觉得保命更重要,便准备拿笔和纸打算抄家规……


魏无羡想跟着一起去,却被蓝湛拽住:“你不用。”


“蓝二哥!!你真是太好了!!”


“你天天。”


魏无羡第一次如此渴望去抄家规。




「花怜」


C:“太子殿下,我心悦你。”


谢怜把装破烂的大布袋放下,转头道:“真的吗?”


花城在一旁露出他专业招待客(qing)人(di)的微笑:“这位道友可否赏脸一起用午膳?”


谢怜点点头,发现这是个好主意,然后端出冰清玉洁丸,百年好合羹,万紫千红的小炒肉,“对啊道友,一起尝尝,味道如何?”


C知道自己作大了,可能命都会作没了,干笑了几声,将怜怜的菜夸了个遍:“(此处省略五十个成语)”然后飞奔出了菩荠观。


怜怜端着菜,“有什么难吃吗?”


花城微笑:“哥哥做的当然好吃了。”




「曦瑶」


D:“金宗主,我喜欢你。”


金光瑶摇摇头道:“不好意思这位姑娘,在下已有家室,不方便在……”


D立马领悟了:“金家已经有宗主夫人了?”


瑶妹点头:“嗯对有了。”


一旁的蓝曦臣放下卷轴:“金家应该没有,但蓝家早已有宗主夫人。”


D突然懂的了什么,便不再打扰。


蓝曦臣:“阿瑶,今晚……”


瑶妹无情打断:“不行。”


蓝大继续低头看卷轴:“谁是宗主夫人,床上不就知道了?”


(这次不短小了吧)




「柳澄」


E:“江宗主,我心悦你。”


江澄:“可我不喜欢你。”


柳清歌在一旁道:“他喜欢的是我。”


然后两人走了,只留下E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


(宋)晏几道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相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

今年最喜欢的词了,越读越觉得美。

从斗草初见,到穿针重逢。最好也不知那姑娘去了哪,嫁到了哪处人家,只在梦里梦到过自己在山上寻找着她,“飞雨落花中”这样的场真的太美了,让人眼中就浮现出落花与雨一同落下,融在一起,山上朦胧的感觉。整首词并没有写的很详细,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就有如诗人再见不到心中那姑娘之后,心里空荡荡的感觉。词中有景,景好似画,画里含情。


新圈名闵相寻就是在最后一句中取的,话说换圈名以后还记得我吗?




  

寄记一个梗,顺便占一下tag

冰萧的,因为最近几天混了下语c,然后弄了个邪教。

是狂傲仙魔途的剧情,洛冰河指的冰哥。

就想写洛冰河来幻花宫后,他跟公仪萧的故事,就是私心觉得公仪萧对洛冰河跟其他幻花宫弟子不一样,加上原著里公仪萧的两个结局都很不好,有点意难平。

私设很多,ooc会有,大概一发完不会很长的亚子。

就这些了,双玄跟春秋和时何的生贺先放放,毕竟有脑洞我还是觉得要先写出来,让灵感不留遗憾。

上联:动动动,让你们动了吗

下联: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

横批:打报告了吗

找师父

想找个师父,粉比我多两三倍,最好带V

尽量严格一点,对我无死角的提意见,教我如何改文章

但业余的时候也要温柔点呐,我很皮要保证你不会被气死

【双玄】什么关系

 @宋凉书 书书的生贺呐,鸽了一个月

字数炒鸡少,就是一个乱写的小甜饼

ooc有,私设如山

经理贺X苦逼加班员工师青玄

————分界线————

都快傍晚了,师青玄还没处理完文件。他打字的速度慢却还是偏偏选择了这个工作,至于原因?

“诶诶诶,我刚刚看到经理下楼了!”

“嗯?什么时候怎么不叫我?”

“就刚刚啊,哎你太慢了。”

师青玄抬头,人家都已经下楼了,自己干嘛还在这里活受罪。总自欺欺人,总不能说今天效率低一点,就是为了多看贺经理几眼?

夜晚的星星很少,只有几颗那么亮,却改变了云朵和天空的颜色,几分波澜几分平静,地平线到月亮之间也是不同的色彩,勾勒的世界稍稍缤纷不少。

总归还是个苦命加班的人,怎么还有心情欣赏这等绚丽晚景。他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公司里只有师青玄座位上的一盏灯亮着,过分宁静了。

晚上十点整。师青玄跌跌撞撞地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两眼困得有些发虚,之前在哥哥家里想睡就睡,蜜罐般的生活过多了,一会熬这么久的夜还真有些不习惯。明明已经是末班车,车上人却也多的令人发指。他拉着一个把手,本就摇摇晃晃的,再来一个刹车便是更加不稳了。

师青玄猛得往后撞去,直至靠到一个人的胸脯。感觉那人比自己高一点,肩膀挺宽的,至少足够让人有安全感。他往后随便一看,随即困意全无。

“啊啊,贺……贺经理!”

“嗯。”贺玄不知为何手握拳状捂了捂嘴,转过头去。是因为前者叫得太大声,以至于全车的人投来视线,招架不住;还是因为无法直视面前那张惊讶单蠢的脸。

师青玄一阵紧张,就跟在学校和贺玄是同学关系的时候,校园里甜甜的暗恋感觉一样。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贺玄先把他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

“站好,不然会摔的。”

师青玄:!!!

他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一惊一乍的,似乎动都不敢动。就这么一直扒在贺玄怀里。

“那个……你可以起来了吗?”后者不忙不急地提醒道。

“啊!对不起贺经理……我……马上起来!”师青玄脸红地更厉害了,转头想强压住这种羞涩和紧张,可终究不擅长隐藏自己,都有些通红的脖根暴露了他。

“嗯?你今晚去哪里了?这么晚?”师无渡看到熬夜这么晚归来的弟弟,也不知该什么心情好。

“啊……没有,今天加班……晚了点。”师青玄这才回过神来,脸上红晕虽退了半分,可语气还有些磕绊。

“……那快点休息去吧,怎么晚还加班,你们经理还是不事人啊真的是。”

“啊……嗯嗯嗯嗯嗯嗯。”

师无渡心疼归心疼,可还是感到奇怪,怎么就会有弟大不中留的感觉?

“青玄,要不我明天送你过去好了。省的坐公交要费时间,明天还早起。”

“啊?别!不用的!”或许还是小孩子总会有的一种欲望,总感觉还会其他地方见面,尽管天天能看到对方的脸。

最终还是青玄自己早起了半小时赶公交去了,师无渡一早上醒来发现没人,也只好由着他去了。

因为来的早,车上还都有座位。师青玄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把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感到困,微微眯了会,却被一个成熟富有磁性的声音惊醒了。

“这旁边有人吗?”

“没……没人!贺、贺经理!”

师青玄的困意又扫得干净了。

“嗯。”贺玄点头,便顺势坐下了。

师青玄往窗口靠了靠,好像想说些什么,尬道:“那个……好巧啊,两次都碰到您了!”

“不是巧。”

“啊?嗯?”

师青玄有点懵,不是巧就是故意的?刚想开问,却又憋了回去,毕竟这样也太不礼貌。

喜欢一个人岂不是就要在对方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尽管之前的结巴和脸红早就把他的“好印象”丢的一干二净了。

这样疑惑又强做镇定的样子,在任何人眼里都会觉得好笑。

贺玄大概也是轻笑了一下,尽管没露出牙齿,嘴角好像也没怎么上扬。但在师青玄青玄看来,他的眼睛里满是笑意。真是很想自私地认为这是对自己的。

在公司的一天过得也算快,可能是因为整个人都沉浸在早上的甜蜜里了。

走出大门,又碰到了那个身穿黑衣的人。

“贺经理!”师青玄叫了声。

“嗯。”贺玄点头,见他没有反应,道:“不去坐公交了?”

“嗯?啊?”师青玄又想到早上贺玄说的那句不是巧了。

“都说不是巧合了。”

师青玄愣了,不是巧合,这就是故意的了。

“经理也坐公交吗?”

“在外面不用叫经理了。”贺玄看看天上,明明是黄昏,太阳都快不见踪影了,却感觉满世界都是亮着的。

“那叫什么?”

大概是某人的眸中有星空?

“今天送你回去,以后直接叫老公吧。”


改名字跟头像还认识我嘛?